小说:莘和韵看了看她,坏笑道:“小娘子,等我回来娶你!”

野芷鸢想听也是听不着了,就站在院子里等,心里也是七上八下,盘算着若跟了军爷走,往后兴许还真的能逃离老娘的魔爪,只是若真的就这么走了,也不知道是福是祸。

思量间,莘和韵就出来了。

野芷鸢微微避了下,收起自己的遐思,等待军爷跟她说点什么。

莘和韵看了看她,坏笑道:“小娘子,等我回来娶你!”

说实话,让他就这么放手,他还真有些舍不得,只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儿,等着他去办,不得不先走一步。

女人如衣服,有了权势,多美多艳的,也不过招招手的事儿。

莘和韵大步往前,就那么潇潇洒洒地走了!

野芷鸢望着,有几分失落,也有几分窃喜,总之五味杂陈,好不是滋味儿。

野芷鸢还有几分云里雾里的,就被老娘“请”进屋了。

野芷鸢刚进屋,老娘的药碗就朝她砸过来,野芷鸢只觉得额头一阵火辣,血就从伤口往外冒出来。

见着老娘火冒三丈,野芷鸢心里更是不服气,按道理说,这老娘天天卧病在床,力气不可能大成这样,可这一下,砸得她疼到骨子里了。

“娘,消消气!”野芷鸢见着她这般,一手捂着额头,一手低头捡碎掉的碗片,她到没有多心疼自己的额头上的伤,只是心疼这碗,“您这把药碗砸了,回头儿,我还得去买个新的回来!您明知道家里没余钱……”

“出息了,竟然敢教训起老娘来了!”说着,一个枕头就砸过来,这回野芷鸢有防备,伸手接住了。

对于老娘的撒泼,野芷鸢也是见怪不怪,“要没别的事,我去烧饭了。”野芷鸢收拾好了碎碗,在老娘的谩骂声中出了房门。

这老太婆,要不是借着她女儿的身体重生了,想她野芷鸢,也不会甘愿在此受辱。

得,眼下,就算离了这儿,她也没有找到更为安稳的去处,此处虽说生活艰辛了些,倒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。

正当野芷鸢胡思乱想间,村里就燃起了阵阵浓烟,像是走了水,又不大像,总之,村头村尾的狗儿都不停地乱吠起来,外边也是传来一阵阵纷乱的吵杂声,也不知这平静许久的小村庄被什么搅乱了。

野芷鸢正要往门外瞧瞧到底发生什么事,就见着弟弟骑着马,一路颠簸着往家里赶,一面赶,一面大声喊道,“姐姐不好了,赵大叔被抓走了!”

野芷鸢听着,先是一愣,然后就着弟弟骑回来的马儿,一个翻身上跃,策马疾驰而去。人还没近前,就瞅着猎户大叔家的房子,烧了起来,火光冲天的,映衬着野芷鸢一脸的汗水,火光愈烈,她的眼神越是焦虑。

果不其然,光棍大叔还真是被军爷五花八绑着,被军爷押着从屋里走出来,莘和韵则一脸愉悦地跟在他的身后。

野芷鸢骑在马上,小小的身影,到有几分英姿飒爽之味,她这么一出现,还真是惹来在场男子的注目,野芷鸢看着各位大爷热辣的目光,心知闯祸了,急着从马背上跳下来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